欢迎来到某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24小时咨询热线

400-123-4567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一类 >

巴巴拉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后心里有了数

作者:admin   时间:2018-10-08 10:06   

 
  巴巴拉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后心里有了数,她也会象医生说的那样:曲张的血管会自然消失。
  巴巴拉一开始分娩就马上去了医院。她分娩两天半,终于于1959年7月13日生了个儿子。她生下孩子时已经精疲力竭,神志不清,她大流血,输了两次血。从医学角度上看,她不该出现这种难产现象。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谁也看不出是什么原因。就我们看也没有什么毛病。"她出院那天医生讲。"这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这一次,医生拍了拍她的肩膀,离开房间时跟她开了句玩笑:希望明年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再见。巴巴拉强打着精神惨淡地笑了笑。
  巴巴拉觉得全身上下一点几气力没有。出院时得狄克抱着儿子,他们以伊万吉兰的父亲的名字给孩子起名克利斯蒂安。狄克一只手招唤出租车,把巴巴拉扶进车里。格雷摩西公园公寓和他们原先的比几乎大一倍,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房间。可是巴巴拉和孩子一回到家里,她就开始患上了可怕的幽闭恐怖症。她总觉得四周的墙壁把她封闭在里边,似乎要把她碾碎,呼吸不到氧气。她按电铃唤电梯,只要电梯上到八楼稍微慢一些,她就会不耐烦;她极度紧张,自己顺着楼梯往下跑,穿过大厅,跑到大街上,至少大街上没有墙壁。呆在家里她实在受不了,可是又离不开,克利斯蒂安没人照看。
  小克利斯蒂安患有腹痛病,夜里不停地哭叫。他的饭每次都扒得到处都是,整个公寓到处是孩子反奶的污腥味儿。无论巴巴拉怎么冲洗,也除不去。白天,要是天气很好她还可以躲到公园去,一到晚上她就被拴得牢牢的。不管怎么样,狄克一觉睡到天亮。巴巴拉可就不行了。孩子一哭她就听见了。她摇啊晃啊,给孩子唱催眠曲,唱摇篮曲。有一次她竟然对孩子手淫,因为她从书上看到没有文化的维多利亚保姆常常这样做。可是横竖都不行。克利斯蒂安就是个哭,烦死人啦。艾妮特也受了影响,从一个讨人喜欢的娃娃变成了一个整天哭哭啼啼令人讨厌的怪物,巴巴拉只要多照料一会儿克利斯蒂安,她就没命地叫。如果巴巴拉顾不上克利斯蒂安,克利斯蒂安就哭。巴巴拉要是去哄克利斯蒂安,艾妮特就哭开了。艾妮特已经开始蹒跚行走了,她整天坐在地上,抓住巴巴拉的脚脖子不放,缠着她。她要是不理她,她就扯着嗓子叫。
  这一次罗斯夫妇俩来看他们的孙子孙女,净说些客套话。他们尽量把时间均等地花在孙子和孙女身上。尽管这样,巴巴拉还是发现他们和艾妮特在一起玩儿的时间,要比和克利斯蒂安在一起的时间多得多。她还注意了他们临走时没留下一千元钱的支票。她觉得沮丧极了,但又无法跟狄克提这码事儿。
  巴巴拉开始认真地考虑她正在丧失理智。她的幽闭恐怖症越来越严重。好好地睡上一宿觉是什么滋味儿,她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印象了。她体重明显下降,显得十分樵淬,眼睛下边也出现了深深的皱纹。她莫名其妙地就冲着狄克大吵大嚷,对性生活变得兴致索然。有时,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法不想听见克利斯蒂安的哭闹声,可是她反倒觉得床在动,她知道狄克在手淫,她不理睬。她无可奈何。她觉得过意不去,但又无可奈何。
  这个建筑的电源配线实在太陈旧,无法安装空调,房子里的热气和湿气增加了巴巴拉的封闭感。她真希望克利斯蒂安死掉。她几次让他睡在窗户附近的桌子上,然后离开公寓,准备去联合超级市场。她希望他突然从窗户掉到八层楼下摔死。然而,她每次一到街上,一种内疚似乎把她送上了断头台,她又顺着黑乎乎的楼梯一口气跑上八楼,心想可千万别跌倒。她推开房门一把把克利斯蒂安从桌子上抱起来,她紧紧地搂着他,亲吻他,全然不顾孩子身上反奶的味道。克利斯蒂安就哭呀、扑打着手臂,她尽管内疚也无法使他安静下来。
  巴巴拉的医生告诉她不要担心。他跟她讲,患有腹痛的婴儿往往是自然消除腹痛的。这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炎热潮湿的七月和八月总算一天天地熬过去了。狄克忙着为核潜艇设计一种新型水力系统。巴巴拉总有那种恐惧感:她的生活还没有真正开始,就似乎要结束了。
  "也许是住在城市的缘故。"一天晚上狄克说。"也许我们应该想一想搬到市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