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某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24小时咨询热线

400-123-4567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三类 >

接着便站起来跟着她,最后大步流星地赶上去。

作者:admin   时间:2018-10-08 10:41   

 
  巴巴拉看了看狄克,然后站起来,顺着沙丘走去,离开了他。他看着她走了一会儿,接着便站起来跟着她,最后大步流星地赶上去。
  "亲爱的,"他说。"我不知道你要工作的欲望这样强烈。"
  结果,对那些威利斯力学院主修英语、不会速记只会打字的中途退学学生来说,想在纽约找到工作确实不那么容易。巴巴拉找过大都市生活刊物,索克尼石油刊物和由一家巴巴拉一直没有弄清名字的公司资助的一个舞蹈季刊的编辑,她都被一一拒绝了。《观察》杂志也拒绝了她的申请,这家杂志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最初有意雇用她作接待员,后来他们听说她戴一副眼镜就回绝了她,他们觉得到麦迪逊大街488号的来访者,一下电梯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戴眼镜的姑娘不大体面。
  最后,《纽约时报》上登载了一份招聘编辑助理的广告,她来到了《哈佩尔市场》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在麦迪逊大街和五十六街附近的一栋旧建筑里,实在陈旧不堪。她的这位后来的老板是运动服编辑。
  艾迪丝·斯但尼兹五十多岁。她头发灰白,和芭蕾舞演员一样把头发在脑后盘成个髻儿,鼻梁上架着一副耿谓眼镜,手上带一大块方型男式表。巴巴拉以前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带男式手表。她被这一创举深深打动了。在整个会面期间,艾迪丝·斯但尼兹夫人一直都在给一个座垫锁边。她问巴巴拉是什么地方人,把普林周围的景色描述了一番,并且说:"那些旧粮仓好极了。"她问巴巴拉在哪儿上的大学,告诉巴巴拉威利斯力学院的院长是她姐姐在威沙学院的同班同学。她问巴巴拉有没有孩子,有没有保姆给看孩子,最后说她觉得格雷摩西公园面包房是那个城市最好的一家,尤其是黑面包。
  她向巴巴拉介绍说,她的工作将是协助摄像,作市场调查的助手,直接为撰稿部收集附加资料。她最后跟巴巴拉说她喜欢巴巴拉,如果巴巴拉愿意,这份工作就给巴巴拉干。
  巴巴拉当面向艾迪丝·斯但尼兹夫人表示感谢,表示她愿意干,并且说这份工作听起来很有趣儿。"有趣儿,嗯!"艾迪斯·斯但尼兹说着剪断了黄色毛线头儿。"不会那么轻松。"
  说实在的,雇个人照看克利斯蒂安和艾妮特比被雇用还难。巴巴拉转了一大圈儿找到工作后就回家了,开始挑选保姆。
  她先后回绝了好几个人:一个名叫普托·里坎的妇女,这个人总是面带微笑,可是不讲英语;一个黑人妇女,浑身上下尽是杜松子酒和水果口香糖味儿;一个年纪较大的妇女,来见她时带了一条拐杖和一个取暖垫,说什么她有关节炎;还有一个长相漂亮的瑞典姑娘,她想当模特儿,不过当模特儿之前她可以光给人看孩子。这个姑娘几乎每天在外面寻找那些有可能帮助她成为模特儿的人,很晚才能回来,所以提出来她能不能每天中午开始看孩子。
  还有些人回绝了巴巴拉:一个是典型的美国式保姆,表情严肃,心地善良,非常可心,她问巴巴拉他们雇没雇用别的保姆,因为她只是看孩子的,她拒绝清扫,做饭,洗衣服,跑腿传舌;还有一个从巴拜杜来的黑人妇女,说起话来轻快而有节奏,她说她只找住在七十街附近第五大街的住户,因为她的朋友都在那儿附近干活,每天要在七十二街的操场见面;还有一个中年同性恋者,这个人看上去倒满不错,可是她告诉巴巴拉她无法给巴巴拉干活,她觉得巴巴拉房子的摆设使人有一种太沉闷的感觉,她知道她在那样极为消沉的环境里没法生存。
  就在巴巴拉开始觉得,她永远也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安排生活时,维拉·索察克出现了。索察克夫人讲英语,稍稍有点口音,她介绍说她虽然出生于波兰很富有的农场主家庭,但战争期间她被送到了英国。她的父母和两个兄弟被关进德国集中营,土地也被元首给没收了。在英国时,她遇到了一个捷克人,名字叫波夫洛夫·索察克,和她结了婚。后来他们搬到纽约,他丈夫在五十六街一家很有声望的海关裁缝店做事。他们自己没有孩子。索察克夫人对孩子亲得不得了。她曾经给别人看过孩子:她以前的雇主是布隆明戴尔商店的进货员,名字叫纳曼·马库斯,离了婚,就在马库斯离婚后搬到得克萨斯时雇用了她。她拿出来几封非常好的推荐信,巴巴拉当场雇用了她,每周八十元钱--这个数恰恰是巴巴拉每周从《哈佩尔市场》所挣到的。
  巴巴拉当初作出要找工作的决定是个生死存亡的问题。她心中一直在琢磨着人们会如何看待她。她发现有些人,比如托比·格里弗伊丝·维尔斯羡慕她时,她倒觉得很惊讶。一九六○年初春,她和托比一块吃午餐。托比正有身孕,肚子大极了,穿了一件用两片衣料拼在一起的淡绿色外套,上身是一件加肥罩衫,下身是一条袋式裙子,腰间扎着一条松紧带。他们在第五大街附近,一家很讲究的法国饭店见的面。巴巴拉的工作,那些模特儿和摄影师的轶事强烈地吸引了托比,对她更有吸引力的是巴巴拉能以批发价买到模特儿服装。
  "太令人着迷了。"托比说。她那显而易见的羡慕之心使巴巴拉大为震惊。她本来没打算让自己的朋友如此艳羡。
  "没有那么迷人。"巴巴拉说,"我整天锁边,烫裙子。大部分时间就象是个高级的洗衣女工。"
  "你看上去哪象什么洗衣工啊。"托比羡慕巴巴拉那身多纳德·布鲁克斯长裙和新做的爆炸式发型。
  "你那一对儿孩子怎么样?"
  "这两个孩子可把我坑苦了。和书上讲的一